{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贵州合同养殖 » 正文

我不是你的一生,你却是我的一辈子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1 12:09:32  

  我和美娟结婚其实是盲目的,彼时,我刚和爱得轰轰烈烈的大学同学分手,心里正是失落期,就遇到了美娟。
  美娟高中毕业,家住在一个位置偏远的小镇,她长相平凡而且是一名临时工,我之所以选中她,是因为她身上流露出来的那种城市女孩所没有的质朴吸引了我。在爱情的花园里我既然采摘不到芬芳馥郁的红花,就为自己种一片绿意盎然的草地吧。
  在一片惊诧的目光中,我迎娶了美娟。新婚夜,赤身的美娟无限娇羞,我惊喜地发现美娟虽然相貌平庸,但身材超好曲线玲珑,这激起了我无限的欲望。我爱抚着美娟,美娟像一只温顺的小白兔一样瑟缩在我的怀里。我对美娟说,我爱你,美娟纯真的眼眸里流出了激动的泪珠。
  美娟辞去了工作专心侍弄家务,把小小的家料理得井井有条。我是一家二等医院的外科医生,经常需要加班加点,有时回来晚了美娟也不抱怨,在我进屋的第一时间就跑进厨房为我端上可口的食物。
  美娟不善言辞,但她身上散发的那种贤德的光芒却常常刺痛我敏感的眼睛。我庆幸自己没有在旧日的道路上一意孤行而是及时折回,遇到了躲在角落里落寞的美娟,并收获了一份特别的幸福。
  美娟的肚子渐渐隆起,我的心像秋日里城市的天空那样晴朗。在去医院检查的路上,我摘了一朵路边花坛里的菊花戴在了美娟的头上,美娟笑颜如花,居然那么美!
  转过年,我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取名亮亮,而我也因为医术高超受到了院里的特别嘉奖,事业和家庭的双丰收让我整天喜上眉梢。为了让生活的快乐永远留存,我把美娟和亮亮的点点滴滴以日志的形式保存到网上,我想将来等我们老了再回头看一定会感慨万千。
  可是日志只记录到了第二年的十二月五号就戛然而止,十二月六号中午我正在值班,美娟打来电话说亮亮高烧不退。下午四点在儿童医院门口我接到了美娟递过来的诊断书,上面写着“急性粒细胞白血病”,我的头一下子大了!
  接下来我们辗转各地,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孩子暂时进行化疗,稍大些再进行骨髓移植。几个月内我们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可亮亮丝毫不见好转,美娟日渐憔悴,我也身心惧疲。
  屋漏偏逢连夜雨,由于我的注意力不集中,在手术时造成患者大出血而死亡,我被家属告发。医院把责任全推到了我身上,我一夜之间失去了工作。
  我趴在美娟的怀里痛哭,美娟却露出了少有的镇定,放心老公,我还有一把力气可以挣钱养家给亮亮看病,只要我们同心协力总会有出头之日的。这段时间,亮亮的病情在美娟的细心照顾下已经趋于稳定。
  无论美娟如何鼓励我,我依然看不到未来,仿佛有一块沉重的黑云重压着,使我无力前行。
  我学会了抽烟,爱上了在酒吧买醉,美娟稍加指责,我便横眉怒目。那个嘴唇整天干瘪,脸色灰白刚刚学会叫爸爸的我心爱的儿子亮亮,我也无暇关心了。
  某晚,从不上网的美娟居然在电脑前枯坐了一个小时,然后兴冲冲地叫醒我对我说她有一个好主意。原来她在网上浏览到了一则消息,某位母亲为了挽救儿子的生命又生了一个女儿,用女儿的脐带血换来了儿子的新生,美娟说我们也可以如法炮制。
  我的语气很冷:再生一个孩子再有病怎么办?何况我们现在已经债台高筑了,上哪去凑集这笔医疗费用?美娟瞪大了眼睛用无比陌生的目光望着我,而我侧过身只留给她一个冰冷的后背。
  我变了,我想逃离这样没有希望只衍生痛苦的环境,我甚至认为我沦落到今天这样的地步都是美娟造成的。如果我不认识她,如果不和她结婚,也许我的人生又是另一番景象,美娟就是天上的霉星谁遇到谁倒霉!
  我开始夜不归宿,甚至美娟打电话也不接,朋友资助的钱我都用于流连夜场。后来,我在一次醉酒狂歌中认识了夜场的红人妙玲,妙玲是90后,有着妖娆的身段和媚惑的大眼以及浓烈的青春气息。
  那晚,已经好久没有在女人身上攻城掠地的我意气风发,妙玲在我身下娇喘连连,而我越战越勇不停地变换着姿势。妙玲的娇喘渐渐变成了细细的吼叫,处于高潮的她忘乎所以,在我的胸口划下了几道明显的指痕。
  事后,我欲掏出兜里仅有的一百元给她,她显示出了90后女孩的豪迈,不用了,哥,你弄得我超爽,我应该给你钱!那晚,因为妙玲,我心中连日来积压的忧愁一扫而光。
  我很快就和妙玲如胶似漆了,妙玲有着不堪的过去,父母离异,十六岁被表哥强奸从此流落社会。妙玲很大度,她说何必纠结呢,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今天快乐就好。从妙玲身上我看到了另一种人生态度。
  一日,和妙玲欢爱后,妙玲对我说,她在A城有个干姐姐,人脉很广,目前正在做着一项利润丰厚的买卖急缺人手,她怂恿我一起去。我说我和你的干姐姐又不熟悉,再说我除了拿手术刀不会干别的。妙玲抓起电话跑进小屋神秘兮兮地聊了半天,出来后欣喜若狂,我姐说了,她们那儿正缺一个拿手术刀的,月薪五六万呢!
  对于妙玲的话我宁愿选择相信,因为这是我为自己的离开选择的最好托辞。我是自私的,我厌倦了在一个没有希望的处境里挣扎,我要打破这一切!既然不能挽救,那就选择遗忘吧。www.5aigushi.com我肮脏自私的心还留有一块空地给儿子,我是爱他的,我想假如我真的能挣到钱,我一定会全部拿回来给儿子看病。

  我已经两天没有回家了,看见我美娟头也不抬,只低低地说了一句:饭在锅里。她怪我了,然而我却不能向她解释什么。灯光很暗,美娟一边整理着被褥一边喃喃自语:我都想好了,明天我就出去挣钱,有个以前的姐妹给我介绍了一份工作,月薪很高呢……你在家侍候孩子,你放心,等到下个月底,我一定会挣够儿子的化疗费。
  泪水突然打湿了我的眼睛,这个傻女人啊,她不知道自己的老公将决然地离开,依然在细心地筹划着生活。
  夜里十二点,美娟睡熟了,借着纯白的月光,我给了睡梦中的美娟深情的一吻。原谅我吧,亲爱的人,我无法再停留,这混乱的空气已经让我无法呼吸。亮亮嘟着小嘴,睡得真香,我泪如雨下,原谅我吧,儿子,有一天爸爸飞黄腾达一定会回来的!


  我轻轻地推开门,夜风凉入骨髓,回头再看一眼熟悉的家,我涕泪横流。如果风景依旧,如果不是滚滚的乌云使我的心灵颤抖,我的亲人哪,我决不会选择漂流。
  我在A城的一家小酒馆里和妙玲的干姐姐迎秋见了面。迎秋一套职业装,显得很利落干练。她说话不卑不亢,她把自己的职业特征称为高风险高收入,如果想加入她们必须要拥有一定的胆量和气魄。我听了心里不禁一颤。
  迎秋又把话拉回来,语气也缓和了:听玲玲说,你是一名出色的外科医生,我们正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只要你肯干对你的回报将是双倍的。我低下了头,心里很矛盾。“兄弟,不要跟自己过不去,出来混不就是为挣两个钱吗,现在你还年轻,正是放手一搏的大好机会!”迎秋句句铿锵重重地砸在我的心上。
  依据妙玲模糊的描述,我对自己将从事的职业认识还不是很清楚。可是当我走进那间四壁清白的屋子时,当我看见手术床上那具血淋淋的人体时,当那个和我一样穿着白大褂面无表情的男医生手端着保鲜瓶——瓶里装着一枚鲜活的肾,机械地从我身边走过时,我才清楚地认识到,我从事的是和他一样的工作。这是家地下“倒肾”公司,买进卖出谋取暴利,而我只相当于一名操刀手。
  我有一个月的考验期,一个月之内不准和外界接触。因为我是熟人介绍来的对我还比较宽容,听说有一个医生已经两年没有见过家人了。
  夜里,我辗转反侧,我是退出再回到美娟身边过那种令人压抑的生活,还是留在这里成为宰割别人的刽子手?迎秋笑得有些僵硬的脸浮现在我眼前,兄弟,你好好干吧,姐不会亏待你的!我终于下定了决心。
  一具有些肥胖的躯体摆在我面前,脸部被黑色的编织袋套着,他一动不动就像一具死尸。从体态看,此人是一名中年男子,在动刀之前我有些恍惚,我害怕他会突然醒来对我横眉怒目。喝了一杯可乐之后我才清醒,来这里的人都是被打了麻药的,睡得跟死猪一样!
  再说他们都是自愿的,一只肾要卖三万到五万元,可以充分解决生计问题。何况我们根本不认识,也不用担心什么,一出门他们就会被茫茫的人海淹没。我拿起了刀,摘肾手术对我来说是小儿科,别人用一个多小时,而我五十多分钟就搞定了。
  晚上,秋姐递给我六千元,看着花花绿绿的钞票,我有一种在梦游的感觉。秋姐拍着我肩膀:兄弟,努力干吧。我使劲儿点着头。
  我成了这里的红人,遇到一些疑难问题统统由我来出面解决,秋姐充分信任了我,我的出行不再受到监视。
  秋姐开始带我出入各种社交场合,喝着上等红酒,抽着雪茄,开着秋姐的座驾保时捷,我忘记了那对挣扎在死亡线上的母子。而我也很自然地在秋姐的专用居所留宿了,秋姐表面上矜持骨子里却很风骚,她瘦小的身体里似乎蕴含着无穷的能量,常常让我欲罢不能。
  渐渐的我对周而复始的手术已经习以为常了,仿佛摆在我面前的不是活生生的人,而是一头头等待阉割的猪。我关注的是每天能做多少例,而我会从中赚取多少钱。
  进入冬季生意清冷了许多,连续几天我都没做上一例。妙玲更是挨了秋姐一顿臭骂,因为她跑了一周依然是两手空空。那天,妙玲很兴奋,她冲我摆出了胜利的手势。
  妙玲拉来的肾源很瘦弱,没有丰厚的脂肪,我很容易下刀,我以比平常更快的速度取出了她的肾。当我刚想吩咐助手为她缝合时,却意外地发现了她侧卧的身体背部有一块胎记,那块胎记很小形状宛如人的脚印,在我记忆中这块胎记是属于美娟的!
  我用颤抖的手轻轻揭掉了她身体下方的摭掩,这具身体虽然已不再丰满,但是它大致的框架我仍记忆犹新,因为我曾经无数次激情地抚摸过她!
  我浑身打着哆嗦,试着去拿掉她的脸套,可我的手却停在了半空中。我看到了她胸前微微露出的心形吊坠,那是我们刚认识时我在夜市的地摊上给她买的,花了二十元。她至今还带着,表明她心里还有我!而我却已经把她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助手看我脸色不对,把我扶出了手术室。在门口,我黯然地回头,几个助手的身影挡住了我的视线,我坐在休息室但大口地喘着气,脑中一片空白。
  妙玲迎过来,大咧咧地说道:这个女人我是从咱老家拉来的,她急用钱。望着她得意的样子,我狠狠地甩了她一耳光。她哇地哭开了,你这个负心的家伙,你跟秋姐好我都不管,你还打我……
  我不再理会妙玲的哭嚎,而是跌跌撞撞地直奔手术室。推开门,手术室里空空如也,刚刚苏醒的美娟就这样走了!
  我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她,她为什么要卖肾呢,一定是亮亮危在旦夕,她甘愿卖掉器官来保全儿子的性命,而她深爱的丈夫却背弃了她,并且亲手取走了她的肾!
  在一个女人无比伟大的母爱面前我麻木的灵魂终于颤栗了!有一个名叫道德的皮鞭狠狠地抽打着我的心,我不应该逃走的,我应该承担起一个做父亲和做丈夫的责任。逃避换不回永远的安宁,只有面对才能看见希望的曙光!
  在这一年里我虽然在物质上获得了极大的满足,但是我真的快乐了吗?我的妻子和儿子永远住在我的心里,在每个孤独的暗夜偷偷地望着我!
  几天后,没有和任何人告别,我匆匆收拾好行装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这座梦魇般的城市。
  推开熟悉的家门,www.5aigushi.com美娟正仰躺在床上打点滴,美娟的母亲则在哄亮亮。她们都抬起了头,空气凝固了,美娟突然从床上坐起来,拔掉了吊瓶,扑进了我的怀里,拼命捶打我的胸:“这一年!你干什么去了?打手机是空号,到处找你都找不到……”

  我支吾着编织了一个蹩脚的谎言,美娟拥住了我,我们的泪水交织到一起。
  我的儿子亮亮怯怯地望着我,我清楚地听见他从小嘴里蹦出来两个字:爸爸……我再一次泪雨滂沱。
  夜里,美娟侧身而卧,她是不想让我看到那条醒目的伤疤。而我也没有勇气去看,那条伤疤会让我的心滴血。我永远不会告诉美娟关于那条伤疤的真相,我不能把自已留在美娟身上那点残存的美好全部抹掉,我不能使她对一个男人彻底失望。
  网上有最新的报道了,A城的倒肾组织全军覆没,网上把我工作过的那间屋子做了详尽的描述。我很清醒,早晚有一天警察会叩响我的房门,因为我的双手也沾满了陌生人的鲜血。
  但是在余下的这段时间我一定会尽心尽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即使有一天我真的死了,我也要给她们活着的希望。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