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回页游 » 正文

口述:我曾经深爱过一个老男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2 03:50:33  
导语

直到今天,我们谁也没有主动打电话给对方,爱就在这种痛苦的坚持中慢慢消亡,也许他还爱着我,也许他早就把我淡忘,但我早就不爱他了,只是...

  老男人情结:我曾经深爱过一个爸爸级男友

  相爱:相差19岁的忘年恋

  结束一场历时五年的恋爱后,我独自一人去了外地疗伤,想把心中的爱恨情仇全都忘记。陌生城市的一段单身生活,让心灵的伤口慢慢愈合,我收拾好行囊,带着留恋的心情踏上了回上海的列车。两个小时后,我又回到这熟悉的地方,我终于回来了,略显疲惫的我在心底轻轻地呼唤着。

  回到家,我换下牛仔装,穿上自己喜欢的丝质旗袍,轻轻推开阳台上的那一扇窗户,我奢侈地呼吸着秋日里的空气,摊开尘封已久的日记本,准备记下我对异乡生活的感叹和未来生活的想象。

  可是底楼的商铺在装修,传来的噪音让我烦躁不安,我耐着子继续写日记。不一会儿,屋外响起了敲门声,透过防盗眼我看见好几个男人站在门外,心里咯噔了一下:怎么会有一大群人找我?我没有开门直接喊道:“谁啊?”对方回答:“我们是装潢公司的,底楼商铺新开业,需要挂个招牌,您的窗口比较方便,不好意思,麻烦您了。”我只得不情愿地打开门,任由一个穿西装打领带的男人领着几个工人模样的人在我房间的窗口敲敲打打了大约1个多小时,我心情烦躁极了,见我一脸的苦瓜样,穿西装的男人走到我跟前对我说:“真是对不起,小姐,打扰您了”。我应付地说了声没关系。他又继续指挥那些工人做事情了。

  我随便打量了他一下,看起来还挺顺眼的,看他指挥工人那个认真的样子,似乎还有点可爱。不一会,霓虹灯招牌挂好了,那几个工人都走了,惟独他在我的沙发上坐下了和我聊起天来,他说他姓李,是装潢公司的总经理,我们聊了一些各自在上海的生活状况,临走前他要了我的电话号码,并给了我一张名片,说有时间去他公司看看,他们公司正有一个文案职位空缺,如果我愿意可以去上班,我有一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刚回上海的我还没有找工作,虽然心里挺想去看看,但还是婉言说现在不急。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感觉回来的这些日子里,自己已经慢慢地进入状态了,不再为以前那些往事而长吁短叹,开始觉得生活是如此的美丽。我一边托朋友找工作,一边写些东西。

  自从和他认识以后,每隔几天他都会电话问候一下我的生活近况,在心里我只是把他当作一个普通的朋友,有人关心总比没有人关心好吧。一天下午,我又收到了他的短信,“卞小姐,晚上有空吗,我有事情想请你帮忙”,犹豫了一下后,我还是没有拒绝他,因为我知道这很有可能是他的借口,但我还是过了两个多小时后回复了他。晚上他在上岛咖啡幽静的包房里等着我,坐下后,我问他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他淡淡地笑了一下,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想见你,和你说说话”,虽然我觉得很可笑,但好久没有人和我说这样的话了,心中升起一股暖意,伴随着跳跃的烛光,我们开始交谈。“你有一种让我很熟悉的感觉,可以做我的红粉知己吗?”,望着烛光里他那俊美的面庞,我有一点微微陶醉,但很快就清醒过来。

  他是1962年出生的,而我则出生在1981年,我们之间真的会幸福吗?我想拒绝,但看到他那双期待的眼神时,仿佛一个可爱的孩子在等待妈妈的甜点,我又不忍心了,担心我的拒绝会伤害他。他说他离婚了,妻子去了美国,还有一个16岁的女儿,既当爹又当妈的他很希望有个心爱的女子陪伴在身边,让他的爱有所寄托,心灵不再漂泊。想到他大我19岁,想到他还有一个只比我小几岁的女儿,我觉得这样的忘年恋真的很渺茫。

  在摇曳的烛光中,我读出他俊美的脸庞上写着的淡淡忧郁和真诚,他不问不答,我不言不语,我把自己的右手轻轻地扣在他伸出来的左手上。

  就这样我们开始试着交往,他爱我几乎到了痴迷的地步,每次和他见面他都会说:“亲爱的,你先看会电视,我在椅子上睡一会,晚上太想你了,睡不着。”话语结束还没有几分钟,他就在椅子上睡着了,听着他均匀的呼吸声,我心疼无比,感受着他那厚实的爱,我幸福无比。

导语

直到今天,我们谁也没有主动打电话给对方,爱就在这种痛苦的坚持中慢慢消亡,也许他还爱着我,也许他早就把我淡忘,但我早就不爱他了,只是...

  分歧:爱情专制产生裂痕

  他大我很多,在生活上对我无微不至地关怀,让我感觉自己找了一个“爸爸级”的男朋友,但在感情上却很自私,连我和男孩子说一句话,他都会嫉妒得一天不理睬我。所以在生活中我只得处处小心翼翼,但面对一个对感情丝毫没有宽容心的人,我迟早会发疯的,虽然我慢慢地爱上了他。

  虽然我们彼此相爱,但各自性格上的倔强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痛苦。有一天,不知道我哪里做的不好,他一天都没有打我的电话,因为平时每天他至少要打四个电话问候我的。晚上,在夜校的课堂上我心不在焉,上完课已经是十点多了,他还没有打电话给我,我知道他是在和我赌气,我也生气了,决定不回家了,在一个朋友家里过夜,他如果在乎我就会联系我的。

  我的手机有来电卫士功能,只要设置一下对方号码,他就永远也打不进来,但我的手机上会显示他打来的未接来电,在朋友家过夜其实也是“人在曹营心在汉”,一直在等待他打电话。深夜十二点的时候,他果然来电话了,他不知道我的手机有这个功能,整整五分钟我就接到他四十多个未接来电,我带着一份淡淡的胜利感微笑了———他到底还是怄不过我的。整个晚上他都在拨打我的手机,到凌晨三点钟当我的未接来电数目达到六百多个的时候,我关机睡觉了。第二天一早,我给他发了短信说,昨晚手机没电了,我住在同学家。他问我要同学家的电话号码,我当然不会给,因为,当以后哪天他找不到我的时候就会穷打这个电话的。所以他坚持说我和别的男人在酒店里过夜。我没有理会他,只丢给他一句:“你信就信,不信拉倒!”他没说什么,只要我早点回去。

  我还没有到家,他就在楼下等着我了,看到我回来了,他只轻轻地说了一句:“亲爱的,你回来了。”我觉得他似乎比以前宽容些了,也许是他感觉到对我太苛刻了吧,我既没有内疚,也没有道歉。他端着早已为我熬好的银耳莲子汤说:“来,宝贝,我喂你。”那一刻,我真的感动了,后悔自己昨晚那么虐待他的心。后来他说昨天晚上他找到我以前男朋友的学校里去了,在学校每个宿舍门前找看有没有我的车子,到凌晨四点多才回家,一夜没睡。但我也没有完全怪罪自己,要不是他和我赌气,不打电话给我,我才不会这样呢。

  有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对我苛刻,不许我和任何男孩子讲话,生气也越来越频繁,我心里其实很爱他,只是没有表现出来,他老以为我不爱他,说我在外面肯定有了新的男朋友,他的这种猜忌让我觉得他很幼稚,也很滑稽,每次他对我瞎猜忌的时候我都是回以冷冷的微笑,面对我的反应,他更加疑神疑鬼了,时而对我好得不得了,时而又二三天不理睬我,每当这时候我就会找各种理由不回家,只要我不回家,他就会坚持不懈地打我的手机,我要么不接,要么来电卫士,只要我一回家,他又会抱着我向我道歉,说如何如何地担心我,如何如何想念我,叫我以后再也不要这样了,我们又会和好如初。

  就这样,相差十九岁的我们在爱和痛的交替下坚持了一年多,但我们心底都知道对方深爱着自己。随着时间的流逝,争吵的次数增多,我觉得他这样在感情上专制的男人很难和我相伴一生,慢慢的,我有了冷处理的念头,从感情上来说我暂时离不开他,但从理智上来说我必须离开。

  分手:再见面如同陌路人

  2004年春节我们在一起过的,他喜欢“斗地主”,平时打打牌也就算了,但连过年这几天也一样,除了打牌就是在家睡觉,根本没有节日观念。大年初二晚上八点多,他还没有回来,我发了个短信给他:“二十分钟内到家,否则后果自负!”这招果然奏效,他马上就回来了,我心里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他到家一边烧饭,一边对我陪礼道歉,虽然我心里早就原谅了他,但就是没有和他说一句话,吃饭的时候,我只淡淡地说了一句:“看着你这种赌棍的样子,我真的不敢想象我们未来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他沉默了许久,突然说:“我就知道迟早你会这么做的”,其实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只是警告他而已。

  整个晚上他都没有和我说一句话,我和他说话,他也爱理不理的,平时被他宠惯了,这突如其来的冷遇让我失眠了整个晚上,凌晨四点多的时候,外面下起了雪,这么多年了,上海一直都没有下过雪,虽然很冷,虽然很矛盾,但我还是决定回家,我起床收拾衣服,他“嘣”地一下爬起来问我要干什么,我说要回家,任凭他怎么劝我,我都决定要回去,他叫我天亮了再走,我说我是走定了,原本以为他会像往常一样上来拉住我,而他却没有,只是呆呆望着我,说了一句:“你要走就走吧。”我收拾好衣服,头也不回地走了。大年初三早上四点钟,零下4℃的温度,头顶飘着大朵的雪花,我抱着一堆衣服倔强而又伤心地走着,到了家,家里的电话不停地尖叫,我知道是他打来的,我拔掉电话线,关了手机,取出冰箱里所有的酒边哭边饮,不知喝了多少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望着地上的酒瓶,看着冰冷的墙壁,我想到了他温暖的怀抱和那厚实的爱。

  重新插上电话线,开了手机,我在等待他的电话,但三四天过去了,他都一直没有打给我,我也拉不下那个面子给他打电话。很久后的一天在路上碰到他,我对他微笑,而他却像看到陌生人一样,好像根本不认识我。

  直到今天,我们谁也没有主动打电话给对方,爱就在这种痛苦的坚持中慢慢消亡,也许他还爱着我,也许他早就把我淡忘,但我早就不爱他了,只是偶尔会想起他。

  你好吗,我曾经深爱过的你?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